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第一次,有意識地去觀賞櫻花,緣於櫻花的名氣。 日本的國花,文人筆下的櫻花…,處處都是那樣的吸引人。 帶著種種的吸引,歷盡長途跋涉,凌晨五點,我闖入北京玉源潭公園,直奔櫻花觀賞區。果不其然,這裡是一片花一樣的海洋。伴著股股的飄香,悄悄地閉上眼睛,靜靜地體味著櫻花的芳香。 之後,睜開雙眼。 順著一條彎彎曲曲的小徑,只見,周圍低矮的草坪,在經過了嚴冬的洗禮,已經返青,並自信地昂起了頭,草地上錯落有致地長滿了櫻花樹。我細細地觀賞著櫻花,純白色的,白粉色的,三朵,五朵…,構成了整支的櫻花,朵與朵之間,緊緊地聚合在一起,好似一把把的小傘,靜靜地安放在枝椏上。不過,看了眼前的景色,內心多少有些失落,除了那股飄香味,看不出它身上有絲毫的特別,遠不如文人筆下的櫻花美,比如它沒有牡丹的嬌艷,花瓣也是那樣的渺小,遠不如玉蘭的大氣。 這時,一股絲絲的微風襲來,頃刻間,片片的花瓣隨風而下。 於是剛才還是失落的情緒,瞬間拋之腦後,我張開雙臂,猛烈地擁抱著,我好想擁抱住所有散落的花瓣,可惜,樹上的櫻花太繁盛了,而我的雙臂又太有限。就這樣飄啊飄,不久,青綠色的草坪上,已經鋪滿了厚厚的一層,白花綠草,綠草白花,我承認,那一刻,我是真的陶醉了。 咦?什麼聲音?就在我陶醉於櫻花爛漫飄逸之際,彷彿間,聽到了一種聲音,這時才發現,前方不遠處,有一位少女正在晨讀,只見她長髮披肩,身穿紅色休閒裝,看樣子,是一位學生。少女的肩上,長髮上到處飄滿了花瓣,可她,卻渾然不知,仍然一味地低頭誦讀著。此時,人與花,花與人是那樣的和諧,我一下頓悟出,誰說櫻花不美?眼前的櫻花不正是一種和諧之美嗎? 微風過後,我繼續前行。 走著,看著,看著,走著。突然間,頓生出一種感覺來,這種感覺似清醒,又像糊塗。不是嗎?剛才僅僅有一絲絲的微風,怎麼花瓣就灑落那麼多呢?難道櫻花經不起一點點的挫折?怎麼剛剛張開的花瓣,就那樣輕易地飄落呢?見過杏花,見過桃花,它們可不是這樣的呀?後來,一位園藝師告訴了我。他說,櫻花的花期很短,每支一般七天,整棵櫻樹從開花到全謝大約才十六天,它們的習性就是邊開邊落。 邊開邊落?難道櫻花有別於其它的花絮?怎麼不等到花瓣凋謝再飄落呢? 這下,我不得不停下腳步,細細地再次打量一番櫻花。花形瑣碎,花期短暫,可是居然吸引了眾多觀賞的眼球,哦,猛然間又明白了,在最美麗的時刻,結束自己的生命,這就是邊開邊落,這就是櫻花精神,短暫的生命,永恆的美麗。忽然,腦海中莫名地閃現出一句古語來,功成,名遂,身退,這是古人的處事哲學,是不也是一種櫻花精神呢?我不知道。 此時,已經臨近清晨七點,隨著陸續的遊人入園,我選擇了踏出玉源潭公園。下次,我還會來賞櫻花,一定的。 文章來源:Eric's War Blog |牛宏寶的BLOG | jamesford的部落格 |海迪的BLOG | 詩人芒克的BLOG |CBC.ca Election Roundtable | 張北川的BLOG |貝殼閱讀網的部落格 | 海鳴威的BLOG |鞭槍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