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那時青春年少。那時花開正好。 聽周圍很多朋友說起電影《山楂樹之戀》,都說那是部感人至深純粹美好的片子。於是,跟某某同志糾纏,要他請我去看。某某同志經不住我的喋喋不休軟磨硬泡,終於帶俺去看電影了。在廣州生活了這麼多年,這還是某某同志第一次請俺去看電影。他買了票,我又拉著他去買爆米花。他嘀咕著:“看場電影,要求還挺多的!”我望著他低眉順眼地笑:“俺跟兒子來看電影都要買爆米花吃的!”其實,是這又香又甜的爆米花很容易讓俺回到小女生年代。那時候的快樂可跟爆米花一樣膨脹飽滿,充滿芳香。 記憶中,跟某某同志看了屈指可數的幾場電影。還記得第一次看電影是剛認識他不久,那時候他還是個軍校的窮學生。我身邊的朋友兼死黨們一致要求他請客看電影。他推辭不過,硬著頭皮答應下來。我們倆並肩走在去看電影的路上,夏夜的燈光昏暗迷離,我不知道他究竟猶豫了多久,終於鼓足勇氣囁嚅著跟我說:“我,我身上沒有錢!”他那因為難堪和羞澀而漲紅的臉卻讓我在瞬間覺出幾分可愛。我滿不在乎安慰他:“沒關係!俺請客!”再後來一起去看電影,是兩年以後臨近春節,那時候我們已經準備結婚了。他休假回來一直為著一些瑣碎的事情忙忙碌碌。等到終於有時間陪伴我去看電影,電影開始還沒多久,我的身邊就傳來了沉沉的呼嚕聲。還記得我當時是又氣又恨又憐惜。 言規正傳,還是繼續說我們在廣州看的這第一場電影吧。故事唯美真摯扣人心弦,從頭到尾沒有一句“我愛你”,沒有一個熱烈的親吻,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是愛最深刻的表白,很多感人肺腑的情節讓我忍不住潸然淚下。悲愴的結局讓我哭得更是唏哩嘩啦。某某同志一齣電影院就在嘲笑我:“你真是還沒長大呀!用得著這麼哭麼?”可我整個人還沉浸在美好而悲傷的故事場景裡不能自拔。我跟某某同志說:“我真喜歡影片中的男主角。高大、英俊、乾淨、明朗,還有那陽光般的笑容足以打動每一位女子的心。”某某同志對此很不以為然。他說他覺得男主角並不好看,反而是女主角很是清純可人。 也許,故事最打動人心就在於得不到。只有失去,才會永遠懷念。假如靜秋和老三幸福地走到了一起,經過平淡的流年的磨蝕,他們還會那麼相愛麼?青春年少的歲月裡,誰沒有刻骨銘心的愛過?誰沒有付出過最純粹最真摯的深情? 回想我跟某某同志的幸福時光。那時候,我們分居兩地,彼此是多麼牽掛眷念。還記得一次次的送別,哪一次不是愁腸百轉無語凝噎?哪一回不是淚眼相望欲語還休?還記得有一次,因為臨時出差,他順便兜了回來。那時候電話聯繫不是很方便,我當時去了一個同學家玩,他急切地到處找我。終於找到我時,我們擁抱在一起的那份欣喜和開懷真是無法言說。 可後來,後來的後來,當我們終於團聚一起時,在日積月累的摩擦與衝突中,我們不再重視對方的喜悅,也不再在乎對方的悲傷。似水流年裡,我們彷彿都已經忘記了我們曾經那麼地相愛過。 究竟是什麼將我們改變?是時光這無情的刀麼?也許,我們都應該將心底的渴望告訴對方。既然今生有緣在一起,那就不要讓愛荒蕪,彼此都好好珍惜好好呵護吧!等到老時,除了這個和你一同老去的人,誰還會愛你滄桑的容顏,誰還會守候在你蹣跚的腳步身邊?! 文章來源:The Classroom |在路上 | BBC Reporters' Log |SFblogs | 兒科專家——崔玉濤 |Daniel Okrent's Web journal | 因為你不是西門子 |舞動生命 | 艾斯苔爾和她的書 |七零一代的雞零狗碎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