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四月的溥暮,一聲悠悠的歎息在心頭縈繞,久久不絕。一個女孩就在這時走進我平淡而又無期的日子,她宛如我最熟悉的影子驚鴻一瞥,就悄然消失了。 不如什麼都不去想,只讓四月的細雨在心中淺淺淡淡地描,描出一些朦朧的印象,猶如如昔年一張笑臉,幾乎以不起輕輕的一抹。 有位禪師說過:凡夫俗子只配有尋常的喜怒哀樂,至於憂鬱它是思想者傷口上的碘酊。我因此而惶恐了,我實在稱不上一個思想者,但偶爾感受到種悒悒的湖水漫過自己的心懷,那又是什麼? 憂鬱,是一個象《紅樓夢》中林黛玉那樣庸人自擾、傷感卻又美麗無匹的詞語,毫無媚俗的情調,我輕易是不敢去碰的。 四月裡的雨細細綿綿,有些寒冷,但很浪漫,她執意不肯與我再次象初相識的那樣、那份甜美、那份溫馨的一刻,但她樂意有一方天空,一片草地暫時屬於我們。執手相看,久久無話,沒有一點慾念;在那一刻,便是死去也決無遺憾。 她說:“你明白就可以了,一個人走進你心裡去,又從你心裡退出來,她不曾帶走什麼,也不曾留下什麼。” 我們一就在那顆樹下接受它飄零的情意,拾起一片片落紅,拾起那些欲說平淡還休的日子。她已經消逝了,像一個琶意,一聲和弦。在四月的薄暮,追憶往昔。她總是一個影子,無法還原為清晰的形容,我只能把她看作自另外個世界的光亮,投在我的心中。必得暫時拋開世俗的雜念,才能覺到它的存在。 簡直就像神諭一般,四月的細雨又喚回了那份親切的感知,她將一咎濕發繞在手指上,那是最後一次的見面。 “很久以後,你將在某個雨日記起我,那時,我已經老了,你記起的卻依然是我年輕的樣子。” 真的,只有在雨日才偶爾已憶起她,一個不肯屈就於生活規範的女孩,一個逃避感情羈絆的女孩。在這個喧嘩的都市裡,她仍然獨擁著許多的夢想而不肯沾染世俗的塵污嗎? 我記憶的深處,就只有一痕淡淡的影子,在微雨中,在綠蔭樹下,她悄然獨立。